一片漆黑,沉悶的氛圍,一時讓人以為踏錯地方,這是之前那個明亮得讓人心安的地方嗎?

 

「彗星…鄭弼教,你在嗎?」

 

 帶著忐忑不安的心,終於看到那個讓自己牽掛的背影,電視中傳送出來的笑聲,彷彿跟一切都無關,只是無意義的,跟坐在沙發上的人成反比。

走到正前方,看到的是將頭埋在縮起的雙膝中,鬆了一口氣,撫了撫即使多次染染燙燙,依然柔軟好摸的髮絲,坐在他身邊,將他往自己方向帶……

 

好安靜……安靜到只有兩人氣息吞吐的微微聲音。

 

「……Eric…我很笨吧!為了這種事……賠上神話的名譽……」

 

悶悶的聲音,濃厚的鼻音,顯示依舊沒抬起頭的人哭過的痕跡。

 

收緊了手,嘆了口氣。

 

「真的很笨,都那麼久的事了,還被拿出來說。」

 

抬起頭,看著摟住自己的人,彗星露出了第一個笑容,只是眼神中,透露著無奈。

 

「是阿…」只是一個眨眼,眼淚又落了下來,「真的好笨!」

 

Eric緊緊的擁住在自己懷中痛哭的像個孩子的彗星。

 

怎麼會不瞭解他,好面子的他,在舞台上幾乎不允許自己出了一點錯,也因此對很多事會放不開。

也知道,凡事太追求完美,日積月累的壓力,是常人無法想像,尤其是藝人…再加上總是用嚴苛標準對待任何事的韓國人,發生這樣的事,就怕彗星會想不開,才會在值完夜班,不顧身體的疲累,連家都不回直接到彗星的住所。

 

「……我…我毀了神話…他們說…我毀了神話……」

 

抽抽咽咽的說完這段話,更是嚎啕大哭的不能自己。

 

心痛,這是唯一的感覺,把神話看得那麼重要的他,哪能容忍這樣的話語出現。像安撫小孩子般,邊拍著他的背讓他順順氣。

 

「你沒有毀了神話,神話沒那麼輕易被毀了,十一年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,那不是假的,家人般的感情,那不是假的,況且,你又不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,罪不至死,小賭怡情,你沒有沉溺阿!」

 

後悔,後悔,都是後悔,當初差點沉溺進去時,是周圍的親友將自己拉出來,以為事過境遷,怎麼說他無所謂,他在乎的是神話。

所以難過,哭,是為自己的錯懺悔,哭是,因為心痛。

 

Eric,你會原諒我嗎?」

「不會!」

「!!!」

 

看著彗星驚訝的神情,Eric微微的笑了。

 

「你又沒做錯什麼,我為什麼要原諒你?」

 

愣了一下,彗星笑了。

 

「什麼嘛,說那麼理所當然,那麼難過的我好像白癡。」

「你總算有笑容了。」

 

滿意的看著那個可愛的笑容,輕輕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,再將他緊擁進懷裡。

 

「只是,你這樣又哭又笑的,好醜。」

 

推開Eric,彗星不可置信的看著他,漲紅了一張俊臉……

 

「什麼阿,我可是王子,哪裡會醜!?」

「誰叫你,又哭又笑,你看,真的很滑稽嘛!」

「你很過份耶……」

 

兩個已經邁入三十大關的大男人,就這樣在不大的空間裡,又打又鬧,塵世中的紛擾…誰有空理會呢?

 

當兩人氣喘噓噓的瞪著對方時,或許自己也覺得好笑,對視著,笑容早已爬滿面容。

 

「哈哈哈,我們這樣,好像白癡喔!」

「有什麼關係,你會笑了,這樣就好了。」

「什…什麼嘛…」

「呵,臉紅了。」

「才沒有呢!」

 

Eric走過去再次將彗星摟進懷中,不容一絲空氣存在般的緊緊擁住。

 

「沒事的!一切都會過去的。」

「嗯……」

 

靜謐的空氣在彼此之間流動著,此時,只要有這個人在身邊,就,夠了。

卻,一陣急促的電鈴聲打斷了這份恬靜。

對視了一眼,彗星疑惑著都這個時間了,怎麼還會有人出現。

一打開門,還沒看清來人,就感到一陣黑影撲到自己身上,差點撞岔了氣。

 

「彗星哥~~~

 

只聽見某人的鬼哭神嚎,再定睛一看,那個掛在自己身上的人。

 

「進阿,你怎麼來了?」

「我怎麼能不來,我很擔心你阿。」哽咽的說著,似乎比當事人還要難過。

「我沒事……」

「朴前進,你可以從彗星身上下來了嗎?」

 

循著聲音看過去,跟著出現的是他親愛的另外三個團員,而剛剛出聲的就是玟雨。

 

「你們……」怎麼都來了。

 

『擔心你咩。』無語的以眼神回答了彗星眼中疑問的是烔完。

 

「彗星哥,我們還帶了一些酒跟下酒菜來,Eric哥在你這裡吧!」

 

意思性的晃了晃手上的東西,就逕自走進屋內的是Andy

 

六人就坐後,便開始閒話家常,就像平常的相處一樣,沒有任何改變,原本以為大家會意思意思安慰他,可是卻沒有,就是這樣,反而讓他好安心。

看著眼前的五人,那個已經當成家人的伙伴,再想著,眼淚又撲朔朔的流了下來。

 

「彗星哥……」跟著紅眼眶的是前進。

「對不起,真的對不起大家……」

「沒什麼好對不起的,你沒做錯什麼事,到是現在,你可以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,之前太忙了。」

「玟雨……」

「就像哥你說的,我們是家人,對家人,沒有什麼對不起的,不管發生什麼,我們永遠站在你這邊。」

Andy阿……」

「是阿,你沒有對不起我們,可是不是我在說,你阿,至少要想到自己的身份嘛……」

「烔完阿,看在我已經身心俱疲的份上,下次再讓你唸啦…」

 

看著彗星哭腫的雙眼,烔完用擁抱代替了碎碎唸。

心疼他,真的,好心疼……

 

烔完的懷抱,好溫暖,好安心……

 

「噓,彗星睡著了。」

 

Eric比了個噤語的動作,輕手輕腳的將掛在烔完身上的彗星拔下來,然後讓他躺在自己身邊。

 

五人看著猶帶淚痕的彗星,笑了。

 

家人就是,在難過、悲傷、失意時,不管在怎樣的情況下,都會陪在身邊的很重要的存在,而神話,不就是如此嗎?

 

日出日落,明天的太陽依舊會升起,彗星,加油!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寫這篇的目的,只是想說,彗星阿,我支持你,那種事,根本就沒關係,更何況是在合法的地方...

 

今天,真的就只是剛好你是韓國藝人,所以被放大很多來看。

 

聽到神話的歌,就會想到彗星,然後就會很心疼......

 

我還想說,如果,你今天真的是神話飯,請支持他,真的是飯的話,不要說話來傷害人,

 

真的是飯的話,應該做也是唯一能做的,就是相信他,支持他,因為,我們只是飯,可是飯的態度卻也決定一個藝人的生死。

 

所以,如果喜歡他,就支持他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nsung 的頭像
junsung

My Everything

juns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