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束一連串中國宣傳的行程,好不容易偷得空閒可以稍做休息的SJ-M,卻有某人在回到宿舍後莫名其妙的發燒……

 

「厲旭阿,你還可以嗎?」

 

看著病榻中的人,東海擔心得皺起了好看的眉頭。

 

真是奇怪了…明明昨天還活蹦亂跳的像什麼一樣,今天卻整個人病奄奄的讓人擔心。

 

「東海阿,你們去中國有吃什麼東西嗎?」

「……」

 

東海抬起猶帶淚水的雙眼,對著利特搖了搖頭。

 

「那怎麼會……」

「不管怎樣,先讓他吃藥退燒比較重要!」

 

說話的是拿著藥出現的韓庚,跟在後面的是一臉擔心的圭賢。

 

「如果晚一點再沒退燒,可能就要送醫院了。」

「特哥……」

「東海阿,你先回房間休息,圭賢跟韓庚也是,我先在這裡照顧他。」

「不要!」

 

三個人同時出聲,看著眼前的三人,利特不自覺的嘆了口氣。

示意他們坐到因忙碌的工作而尚未出現主人的床上。

 

「……哥,好可怕…救我……」

 

輕聲的囈語,在只有呼吸聲流動的空間裡,仍然顯得清楚。

 

「哥,剛剛厲旭是不是說了什麼?」東海抓著坐在身邊的利特。

「是阿,他是說了什麼?」

「他說好可怕……他是做惡夢的嗎?」圭賢愣愣的想著這句話的含意。

 

一片寂靜……

 

「你們說,他是不是見鬼了……」

「韓庚哥,你怎麼突然這樣說?」原本抓著利特的東海,此時更是整個人快縮到利特身後。

「因為,沒道理阿…也不可能是水土不服,現在他又這樣說夢話,我只能想到這個。」

 

四個人面面相覷的不知該說什麼,當事人又昏迷不醒,一切也只能等他醒來,釐清情況,只是,下意識的,四個人靠得更緊了。

 

夜愈黑,熟睡的人們,寂靜的屋子裡,偷了一些月光照明。

 

厲旭藉著那一絲的月光,半瞇的睜開雙眼,不想,有個長髮遮臉,看不到容貌的人,正站在床前由上而下看著自己……

 

「阿…………」

「什麼?什麼?」

 

厲旭又高又尖的叫聲,驚醒了睡在一旁的人們。

『啪』一聲,一片光明。

 

「厲旭阿,怎麼了?」

「東海哥,有…有鬼……」

 

厲旭邊啜泣邊窩到他身邊的人懷裡。

 

鬼?

抬頭看著眼前的人,定睛一看,四個人不禁爆笑出聲。

 

「厲旭阿,你看一下你口中的鬼長怎樣。」

「不要!」

 

厲旭依然緊閉雙眼,雖然聽到大家的笑聲很疑惑,但害怕的心理還是勝過好奇。

 

「厲旭阿,你就看一下嘛,不然那個鬼會很難過的。」

 

利特看著旁邊那個『鬼』的臉色愈趨難看,忍著笑勸著。

 

「金厲旭……」

 

嗯?好熟悉的聲音,睜開了一隻眼,看到那個『鬼』正握緊拳頭,再慢慢的往他的臉看去……

 

「起範?」

 

撥開了掉到眼前的頭髮,起範不滿的坐到厲旭面前。

 

「你竟然把我當鬼,真是太傷我的心了……」

「……對不起嘛,誰叫你頭髮留這麼長,又不綁起來…」

「言下之意,是我的錯囉!」

「本來就是你的錯,我會發燒還不都是你害的。」

 

手比著自己,起範疑惑的看著眼前人。

 

「就是你,我昨天回到宿舍,突然看到你,燈又沒開,以為是鬼,才會被嚇到發燒的…」

 

汗……旁觀的四個人聽到是這個原因後,不禁覺得自己的擔心真是白廢。

 

「金厲旭,你這個大白癡。」

 

這是打從心底、肺裡、肚子裡,唯一嘔出的一句話。

 

「幹嘛罵我……」厲旭委屈的扁了扁嘴,「你就真的很像鬼嘛……」

「金厲旭,你……」舉起手來,作勢要打人。

 

看到依然把東海當靠牆縮的某人,起範額頭上的青筋又很老實不客氣的努力冒出來。

 

「金厲旭,你還要在東海哥的懷裡窩多久?」

「耶?」看了看東海,「你管我,東海哥是我的,我愛窩多久就窩多久。」

 

看著兩個小孩準備開始無意義的吵架,東海站起身,揉了揉厲旭的頭髮,四個人很有默契的走出房門。

 

「利特哥,韓庚哥,東海哥,圭賢,我們一起走……」

 

翻開身上的棉被,想跟著離開,卻被身後一隻手抓住衣角,動彈不得。

 

「你想去哪……」

「呃……」不離開,等著被你剝皮嗎……

 

一個用力,厲旭結結實實的落入某人的懷裡。

好懷念…真的被抱在懷裡,才知道自己真的很想念這個懷抱,突然有想哭的衝動,吸了吸鼻子,金厲旭,你這個愛哭鬼。

 

許久,才聽到起範低沉好聽的聲音。

 

「你真的很過份,去了中國那麼久,好不容易回來,想來看看你,你竟然被我嚇到發燒,實在是……」

「我又不是故意的,誰叫你沒事頭髮留那麼長嘛!」

「我要演戲阿……」

 

收緊了懷抱……

 

「厲旭阿,我很想你,你都不想嗎?」悠悠的聲音飄在靜謐流動的空氣中。

「想…怎麼可能不想,好希望,身邊有你;好希望,演唱會的時後,有你。」

「那…你可以離圭賢遠一點嗎?」

「什麼?」

「沒什麼……」只是我會吃醋。

 

感覺肩上的力量重了許多,厲旭笑了,怎麼會不清楚他心里的想法?手懷緊起範的腰。

 

「圭賢是我的好朋友,你是我愛的人,感情是不一樣的。」

 

傻瓜,光是聽到這句話,就滿滿的,嘴角不自覺上揚,就開心了,金起範,你這容易滿足的傢伙!

 

吻上那個想念許久的人,厲旭輕推著眼前的人。

 

「起範,我剛退燒……」還是有顧忌。

「沒關係,反正是我害你的,那傳染給我,你就會好了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 

再次吻上那個準備絮絮叨叨的唇。

枕在起範懷裡,聽著那一下一下的心跳聲,睡意逐漸擊來,厲旭打了一個呵欠。

 

「累了?睡吧!」

 

拍了拍懷裡的人,一下兩下,懷裡的溫暖讓人心安。

 

「嗯…起範…」

「嗯?」

「拍完戲,記得去把頭髮剪掉……」

 

起範看著懷裡的人,笑了,在心裡答應了,甜甜的跌進睡夢裡。

 

至於看熱鬧四人組,則是在門外,看完這一切,才心滿意足的各自回房間去。

 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這篇,單純惡搞~(笑)

起範的那顆頭,是真的嚇到我了...

加上我家小妹給的建議,這篇就這樣出來了~

最近寫的文不少,多虧了很萌的金厲旭(爆)

 

旭受文,除了賢旭跟海旭,就是範旭,這兩個小朋友的互動,

給我一種很微妙的感覺~

明明是同年的朋友,相處模式卻如此不同,那種感覺,有種曖昧在裡面~(笑)

以上,是同人女的妄想,看看就好~(逃)

 

最近文寫的有點多,跟之前大概半年一篇的速度差太多了(雖然是長篇),我要休息一下(毆)

下一篇...我也不知道我會寫誰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nsung 的頭像
junsung

My Everything

juns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