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歡上一個人是怎樣的感覺?

想到他,會像個傻瓜般一個人甜甜的笑著。

看到他,會覺得他亮眼的可以媲美陽光,想直視卻又無法睜亮雙眼。

 

他是個很好的人,一直默默的守在身邊,從不要求任何回報,即使因為另一個人一次一次的離開他的身邊,受了傷,他仍然靜靜的為我舔噬傷口。

 

「你不累嗎?」只有一次,在他為我療傷時,淡淡的問了。

 

無言以對,不累嗎?累,好累,為了第一次的愛戀,自己付出的真的不止一點點,要繼續下去嗎?不想,可是心一直掛在那個人身上,每次的心傷,只要他一句「我愛你」,就可以無所顧忌的走下去,但真的是這樣嗎?朋友總說自己是個傻瓜,有個那麼好的人在身邊,怎麼不好好抓住?

 

看著眼中總是盛滿心疼與無奈的Jimmy,心不自覺得糾結了,沒心動嗎?說沒有是騙人的,只是依舊是放不下那人……

 

「我不要求你一定要愛上我,但是,請你,一定要愛你自己。」

 

這是,他在離開前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,愛自己嗎?原來,活了那多年,從來沒愛過自己,那麼,Jimmy呢?他的愛都給了我,他有好好愛自己嗎?

 

 

喜歡上一個人是怎樣的感覺?

想到他為那人的付出,心是難過的。

看到他為那人所受的傷,心是痛到無以復加的。

 

他是個笑起來很可愛的人,上揚的嘴角,彎彎的笑瞇了的眼,修長的身形,飄逸柔順的頭髮;他的溫柔,他的體貼,還有,為了所愛的人不顧一切努力付出的堅毅,一切的一切,都讓自己不問結果的為他撫平一次一次的心傷,即使,他最後仍舊回到那人身邊。

 

「你不累嗎?」

 

這句話是問他,也是問自己,不累嗎?不求回報的愛情不累嗎?累,好累,可是知道他是用盡多少心力在愛著那個讓我羨慕不已的人,所以,不忍再要求他有任何回報,只要他在自己身邊,即使只能為他舔噬傷口,我也甘願。

 

可是,現在,真的累了,不管是身體,還是心理,或者選在這時後放手,是對他的自由,也是對我的自由。

 

「我不要求你一定要愛上我,但是,請你,一定要愛你自己。」

 

這是,我對他,唯一的請求,愛他自己,也告訴我,愛我自己。

 

他是田口淳之介,此生唯一的眷戀。

 

 

距離Jimmy離開已經過了將近一年了,他在哪裡?他好嗎?有好好愛自己嗎?亦或者找到另一個可以好好愛他的人呢?

 

天空的白雲似是瞭解般,一個個幻化成那張他思念的臉,他和煦溫暖的笑容,倚著窗口,雖然寂寞,但是笑了。

 

在決定好好愛自己後,就離開了那個雖然讓自己擁有刻骨銘心的愛情,但永遠不懂珍惜的人。離開後,才發現,原來,心早就遺失在那個靜靜溫柔守候的人身上;原來,眷上的是他對自己的不捨,及,那一直沒成句的愛戀。

 

自己真的很惡劣吧!一次次的測試他對自己的心,他總說他像天使,乾淨的一絲不染,所以要好好的保護。其實,他是偽裝成天使的惡魔,你有看過擁有黑色羽翼的天使嗎?

 

如果他是天使,那麼Jimmy應該就是不小心落入凡間的精靈,原本可以快快樂樂的過日子,卻沒事惹塵埃的愛上這個麻煩的天使,換來的是滿身的傷痛,如果可以,希望他們從來沒相遇過,那麼沒有難過,沒有心痛,更沒有無盡的想念。

 

Jimmy,現在的你,好嗎?」

 

 

見不到他的時間,彷彿變得緩慢,連空氣的流動都讓人感到沉悶。

 

『想念』,這是每天睜開眼睛還來不及思考就竄入腦海的想法。

 

他好嗎?跟那個人幸福的在一起嗎?還是一樣常受傷嗎?或者,出現了另一個幫他將傷口癒合的人呢?

 

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在海邊,因為,有著與他共同的回憶。

 

Jimmy,如果哪一天,你有了愛的人,一定要告訴我,我會笑著祝福你的。」

 

笑了笑,沒有回答,因為心裡很清楚,愛的人,只有眼前這個總是笑得毫無心機的人。

 

知道他將自己當成弟弟般真心的關心著;卻也知道,他明明清楚自己的心意,卻總愛裝做什麼都不知道。

 

眼前的他,墨黑的髮,襯著一片星空,伴著夜風隨興的飄舞著,淡淡的笑,心動著,那是第一次情不自禁的抱住他,情不自禁的吶喊著…

 

「不會有別人,我愛的人,永遠只有你一個。」

 

那時的你呆愣著,是因為不知道嗎?還是因為你認為我永遠不會將自己的心意說出,你卻親耳聽到了呢?

 

「淳,現在的你,好嗎?」

 

 

從朋友口中得知Jimmy現在的消息,原來,他在唸大學,還是間名校,原來,他過的很好。

 

忍不住思念,偷偷的跑到他的學校希望能見到他。

 

他…在笑,那是跟他在一起時,他從沒出現的笑容,失去了,怎麼能要求再挽回呢?會離開,不就是因為心無法再負荷那些傷痛嗎?

 

不能再傷害他了,那些痛,或許隨著時間過去,已經癒合了,再出現,是不是又硬生生的揭開他的傷疤呢?

 

Jimmy,你要幸福!』

 

轉過身,這是唯一的期盼。

 

無目地的漫步在路上,心好痛,就連當初決定離開那個人都沒那麼痛,是因為那個痛,遠比不上他一直帶給自己的痛吧!

那麼現在呢?

是因為什麼都還沒開始就要逼自己放棄,所以痛嗎?

這算什麼,比起自己帶給Jimmy的痛……但,可以哭吧,哀悼一段逝去的愛情,然後,真心祝福他幸福。

 

「淳……」

 

走到家門口,卻隱約聽到熟悉的聲音,是Jimmy?笑著搖了搖頭,眼淚又不可遏止滑過臉龐。

 

「為什麼哭了?他又讓你傷心了嗎?」

 

一雙溫暖的手撫上,是他,那個讓自己魂縈夢牽,思念不已的人。

是夢嗎?閉上眼睛,為什麼觸感是如此真實,如果是,那麼我希望永遠不要醒來。

 

「淳,是我,你不想見我嗎?」

 

睜開眼,用力的眨了眨眼,不是幻影,伸出手,撫上了他略顯冰冷的臉頰。

 

「真的是你,為什麼你會在這裡?」

「我阿,今天在校門口看到很熟悉的背影,但是我怕我看錯,不敢追上去,問了中丸,才知道他告訴你我在早稻田的事了,所以……」

 

看著他熟悉的身影,聽著他溫柔的聲音,一切彷彿又有了實感,再反應過來,已經在他懷裡了。

 

「淳?」

「知道我為什麼去你們學校嗎?」

「……」

「我想知道你過的好不好,快不快樂,開不開心,想知道你是不是已經另有喜歡的人了…」

「淳………」

「可是,我好壞,看到你那麼開心,我好難過,想到你如果已經有喜歡的人,心又更痛,這樣好像我不希望你幸福一樣……」

 

說到這裡,早已哽咽的語不成聲,話不成句。

 

「淳,我說過,我愛你,這輩子只愛你一個,不會變,現在,我可以問你嗎?你喜歡我嗎?」

 

雖然問出口了,雖然人在自己懷中,但Jimmy仍然不敢確定。

 

「……我當然喜歡你,在你離開後,我才發現,我喜歡你,不,是我愛你,你怎麼那麼傻,連我是不是愛你都不敢問,只敢問喜不喜歡。」

 

愣了許久,直到消化了這番告白,Jimmy才敢緊緊的抱緊懷中的人。

 

「不是做夢,我真的不是做夢。」

「傻瓜,不是夢,我跟你證明,這不是夢。」

 

勾上Jimmy的脖子,墊起腳尖,輕輕的在他唇上落下一吻,依偎在他懷裡。

 

Jimmy,謝謝你愛我!」

 

早晨的陽光灑進了屋裡,照得滿室明亮,相偎入眠的兩人,因為刺眼的光線緩緩的張開眼,看到眼前的人,兩人都笑了,眼裡,是滿滿的幸福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雙J文~

這對,到現在還是我的最愛阿~

雖然Jimmy已經離開了,但是我相信他跟淳的情份不會因此而斷掉。

 

目前...持續更新舊文中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nsung 的頭像
junsung

My Everything

juns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