勝運幼稚園裡,有著天使般的笑聲,也有著惡魔般的吵鬧聲,更有著的,是老師們無奈的嘆息聲。

 

幼稚園的桃班,有六個讓小剛老師頭痛的小朋友。

 

「仁,仁,仁,你又跑哪裡去了?」

 

這是在學校中常出現的戲碼,總是上課上到一半,跟老師說尿急,跑出去卻總是讓小剛老師找到頭暈的死…不,是可愛的小孩-赤西仁。

 

「噗、叱、噗、噗、叱………」

 

這是其中一個雖然上課還算認真,可是一到下課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認真練習口技,而且十分熱衷,讓小剛老師擔心將來到底會變成怎樣的一個人-中丸雄一。

 

「阿,妖精……」

 

這是常在課堂上突然冒出一句,然後告訴大家他看到妖精從教室旁的花叢飛過,謎樣的小朋友-上田龍也。

 

「小龜,不要在課堂上玩棒球的接傳球……」

 

這是常讓小剛老師無奈的在課堂上發出警告的,熱愛棒球名字叫和也,大家卻喜歡叫他小龜的-龜梨和也。

 

「聖,不要偷偷把小狗抱進教室……」

「可是,把他放在外面,他那麼小…會不見,不見的話,我就不能餵他吃東西,會餓死……」

 

這是留著一顆坊主頭,看似兇狠,卻有著跟外表完全不同的個性,比任何人都熱愛小動物的可愛小朋友-田中聖。

 

「小淳,你要不要吃東西?」

點頭。

「那吃草莓蛋糕好嗎?」

點頭。

 

最後,雖然總是乖乖的聽課,乖乖的以點頭搖頭回答問題,卻總是一言不發,沒有喜怒哀樂的表情,最讓小剛老師擔心也最傷腦筋的憂鬱清秀小朋友-田口淳之介。

 

自從接手這個班級後,小剛老師總覺得,自己的年紀,好像一天就多了好幾歲般,急速的老化,不禁令小剛老師羨幕起隔壁櫻班的光一老師,雖然那個班有八個,但或許是磁場合,加上八個小朋友感情好會互相幫助,總是聽到隔壁傳來陣陣的笑聲及開心不已的嬉鬧聲,瞧,正這樣想時,又一陣暴笑聲傳出,到底什麼時後桃班也可以這樣?

 

這天,因為天氣好,小剛老師決定帶著六個小朋友到教室外玩耍,自己也可以趁機放鬆,小朋友們也樂的各玩各的。

 

小淳自己在花園裡慢慢的走著,不是不想跟大家一起玩,只是,跟大家在一起,要出現怎樣的表情?要做怎樣的反應?

 

走著,走著,小淳突然蹲在地上,輕輕將他看到的東西緩緩的放在手上。

 

是蝴蝶!

 

看起來似乎是受傷,小淳溫柔而和緩的撫摸著牠,就怕他會就這樣在自己面前失去。

突然,蝴蝶像是甦醒般,在小淳手上優美的揮動翅膀,飛往天際。

落寞的看著蝴蝶飛離的方向,又…一個離開了自己……

 

「小淳,一起來玩嘛。」隔天,仁大概是自己玩泥沙玩到無聊,便去邀看起來似乎很閒的小淳。

 

抬起頭,愣愣的看著仁一回兒,呆呆的搖了搖頭,拒絕了他的邀約。

 

「幹嘛不要,來玩嘛!」仁抓住了小淳的手,努力的要讓他成為自己的玩伴。

 

不知道為什麼,小淳卻像是受了驚嚇般,努力甩開那隻抓著自己的手就往花叢跑。

 

當小淳氣喘吁吁的跑到花園時,卻看到昨天那隻蝴蝶飛到他身邊。

 

「是你!」

 

小淳驚訝的看著牠,這才看清楚,黑藍色,而藍也只是佔黑色為主色中的一點點,卻搭配的恰如其份,讓小淳不禁讚歎。

蝴蝶在小淳身邊飛著,一下子左肩,一下子右肩,似是安撫般,直到小淳和緩下

來。

 

自此,每到下課休息時間,小淳總愛跑自己跑到花叢間,蝴蝶也似乎知道般的飛舞到他面前。

不可思議,總是愛自己一個人,總是不愛跟周圍的人說話的小淳,面對著蝴蝶,卻可以滔滔不絕。

 

這天,正當小剛老師準備上課時,卻看到班上少了一個人。

 

「各位,有看到小淳嗎?怎麼不在座位上?」

「老師,小淳應該還在花園裡,他最近都會窩在那裡跟一隻蝴蝶聊天耶,找他一起玩,他都不要……」

 

說話的仁,還是很在意上次被拒絕的事。

 

「對阿,我雖然看得到妖精,可是我都不會像小淳一樣跟妖精聊天,小淳真的很奇怪。」

「你確定你真的看得到妖精?該不會是在騙人吧!」

「我沒有!」

「你就有,你就有。」

「我就說我沒有……」

「好了,好了,不要再吵了,我去找小淳,雄一,你是最大的,幫老師顧好大家,大家乖,等一下老師買糖果給大家吃,如果不乖,就沒有囉。」

「是!」

 

眼看一個無意義的話題快引起兩個小朋友的戰爭,小剛老師趕緊制止,並用了最簡單也最有用的方法安撫大家。

 

接近花叢時,只聽到小淳說話的聲音,小剛老師不自覺的停下了腳步。

 

「蝴蝶,我告訴你喔,昨天,爸爸媽媽又吵架了,雖然,不是第一次,可是,昨天吵的好兇,還說到了離婚,問了哥哥什麼意思,哥哥也只是抱著我搖頭不說,可是,看到哥哥快哭出來的臉,也可以猜到不會是什麼好事……有沒有什麼辦法讓爸爸跟媽媽不要再吵架了……」

 

小淳抬起頭,靜靜的仰望著澄澈無雲晴朗的天空。

自此,或許懂了,那是小淳的唯一一個可以令他放鬆心情,不顧慮任何人,自在的空間,小剛老師,只是默默的在旁邊陪著他,不讓他發現。

 

「小剛老師,小剛老師……」

「小淳,怎麼啦?」

 

看著小淳哭著到自己面前,小剛老師著實嚇了一跳。

 

「蝴蝶,蝴蝶……」

 

邊說著,小淳將兩手小心翼翼捧著的蝴蝶給小剛老師看。

 

「我今天…跟往常一樣到花園去,卻看到蝴蝶靜靜的躺在花上,一動也不動…小剛老師,為什麼…為什麼我最重要的東西都這樣悄悄的不見,一句話也沒有……」

 

小剛老師心疼的抱著號啕大哭的小淳。

 

「小淳,蝴蝶的壽命都不長,頂多兩三個月就算長了……小淳,你說的重要的東西,除了蝴蝶還有誰?你肯告訴老師嗎?」

「是…是爸爸,今天早上醒來,哥哥偷偷告訴我,說爸爸以後不會回來,說,我們以後只剩下媽媽,我不敢在家裡哭,怕媽媽難過,想到學校找蝴蝶,可是蝴蝶…」

「小淳,雖然,他們離開你了,但是,你要記得對你而言重要的是什麼,記得跟他們之間最美的回憶,把這一切牢牢的記在心裡,然後,感謝他們陪你走過這一段,別忘了,你不是只有他們在你身邊喔!」

 

看向後面,只見所謂同班同學的五人,躊躇著不知該不該往前。

 

「小淳,你別哭了,我的糖果都給你,如果不夠,我還有。」先開口並將手中東西往小淳手裡塞的是仁。

 

「小淳,我們一起去打棒球吧!棒球很好玩喔,而且可以忘記不開心的事。」這是隨時都在約人打棒球的小龜。

 

龍也緩緩走上前,拿出手帕,輕輕的幫小淳將淚水拭去,「不可以哭囉,哭了,小淳原本可愛的臉看起來就不好看囉!」

 

「小狗。」聖將原本抱在他懷中的狗,輕輕將他放到小淳手上,「小狗很可愛喔,看著他,不快樂的事都會忘記喔!」

 

看著眼前的大家,手中柔軟的觸感,手中暖暖的,心也暖暖的,眼淚不自覺的又流了下來。

 

「謝謝大家,謝謝,謝謝!」

 

雄一走到小淳身邊,輕輕的撫摸著他的頭,「小淳,雖然平常大家什麼都不說,可是,大家都很喜歡你喔,所以,看到你這樣,大家也都很擔心你,如果,你不介意的話,以後你也可以把大家都當你家人,大家都很樂意的。而且,大家都很想看小淳的笑容呢!」

 

抬起頭,看著大家,感受到滿滿的關心,破涕為笑,小淳給了大家一個大大的笑容。

 

「謝謝大家!」

 

『好可愛』看著這樣的笑容,大家的心裡是同一個想法。

 

五年後,或許是孽緣,這六個依然在一起,一切幾乎都沒什麼改變,但卻有一件事不一樣……

 

「お菓子はおかしい…」

 

「誰來阻止小淳啦,最近冷笑話講上癮,講完還會自己覺得很滿足的笑的很開心…」聖無奈的看著大家。

「你覺得,有人阻止的了他嗎?」

 

大家面面相覰,一起看向小淳的方向,一起無奈的搖頭嘆氣,並同時懷疑一件事。

現在的小淳真的是小淳嗎?真的是之前那個耍自閉不愛說的小淳嗎?還是他只是披著小淳的外表的另一個人?

這個問題,在幾年後,仍然在五人心中不斷盤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這篇...是06年為淳寫的生賀,不去鮮網看還真忘了自己還有這篇...(毆)

當初寫完之後,雖然沒有任何愛情在裡面,可是很喜歡這篇(笑)。

 

出道前後的淳個性落差真的很大....

所以才寫這篇出來。

 

只是以現在我的心情,要再寫出淳文,應該是不可能。

反正這個BLOG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要放舊文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nsung 的頭像
junsung

My Everything

juns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